娱乐

当前位置:  女人网 > 娱乐 > 电影资讯

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:她的变身,是一次话语权的潜行

电影资讯

2020-01-16 17:43:58

来源:女人网

责任编辑:先投

2016年底韩国作家赵南柱出版了一本小说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,讲述一个平凡的女人金智英成长中遇见的种种限制和差别待遇。而近期由郑有美、孔刘主演的同名电影上映,让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成为了现象级作品,被标榜为女性主义作品,在韩国引起了巨大的性别之争。看完电影,出于好奇,我在书店翻开了这本小说,原本没想买,却一页接一页停不下来,竟站在书店里看完了一半,要不是腰酸,我可能会站着读完整本书。


2016年底韩国作家赵南柱出版了一本小说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,讲述一个平凡的女人金智英成长中遇见的种种限制和差别待遇。而近期由郑有美、孔刘主演的同名电影上映,让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成为了现象级作品,被标榜为女性主义作品,在韩国引起了巨大的性别之争。


看完电影,出于好奇,我在书店翻开了这本小说,原本没想买,却一页接一页停不下来,竟站在书店里看完了一半,要不是腰酸,我可能会站着读完整本书。
这本小说借助金智英这样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人,溯源她为什么受到压抑,究竟遭遇了什么,才让她必须借助身边女人之口来替自己说话?

金智英的人生没有充满不幸,大体上算顺遂,嫁了一个可靠的老公,因准备生孩子而离职成为全职妈妈,而不知道哪天开始,她间歇性地以别人的口吻对老公说话,有时变成妈妈,有时变成故友,都是她身边的女人,金智英以她们的口吻让老公多关心、感谢自己一些,但金智英从不记得自己的“变身”,老公担心她,并让她开始接受心理治疗,我们得以缓缓揭开她一生的困惑。
读完发觉,这是一部平淡却掷地有声的小说,没有电影中那么多“变身”,但有更多细节。
金智英的“变身”,是一个失语的话语权问题,她只能借身边女人之口,替自己说说话,否则她无法一边忍气吞声,一边说自己也是幸福的。
无论是从小什么好东西都给弟弟;或被同桌男生恶作剧,老师不以为然;高中在公车上被男生尾随,爸爸也只是告诫她注意自己的仪容,否则出事怪不得别人。这些大人全部忽略了金智英的“不舒服”,作为女生,她该如何说服自己,“这些没什么,大家都是这样的;本来就是我自己要注意的。”
诸如此类,而这些平常的情节,作者却刻意提出来,“大家都是这样的。”延伸到“所有女人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?”,作者在金智英看似平淡的事迹中提出质疑,企图和现实社会对话:“凭什么?”“我们为什么把不公平当做理所当然,还忽略不计?”

「金恩英二十岁那年,也就是1999年,政府制定了禁止性别歧视的相关法案,而在金智英二十岁那年,亦即2001年,国家行政机关则出现了女性部,但是每到关键时刻,女性的标签就会默默遮住人民的双眼,转移人民的脚步,使人民走回头路,所以总是使人感到惊讶困惑。」
在小说的写作中,作者直接跳出来举例数据或重大事项,也就是作者本人跳出来讲话,我不认为这是聪明的做法,因为会“出戏”,毕竟不是以客观、纪实为主的非虚构文学。
但是在这本书中,作者设定的主角并不是金智英,而是所有平凡的、受性别差异影响的女人,是我们。
金智英只是一个替身,一个影子,一个符号。她只能借“变身”来表达自己,我认为作者故意设定金智英无法自主发声,是因为她在作者的构想中,本身就是一个符号。符号需要具有普遍代表含义,而不需具有特殊性格和形象。
作者以金智英的身份潜行在字里行间,试图唤醒女性丢失、甚至被忽略的话语权。
仔细读的话,可以分辨出,哪些是作者又跳出来了,替金智英和我们对话,好像在说:“大家醒醒,这样真的没什么吗?”、“不要忽略你的不舒服。”
这里同样是作者的观点,不是金智英的——“讽刺的是,当加害者在担心自己很可能会失去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时,受害者则必须做好可能会失去一切的心里准备。”
可即使我们已经意识到道理就是如此,显然,没有文学可以直接解决的办法。
作者只负责提出问题,而不负责解答。因为作家自己也没有答案,何况性别平等是一个这么大的议题。——“感觉自己彷佛站在迷宫的中央,一直以来明明都脚踏实地的找寻出口,今天却有人突然告诉她,其实打从一开始这个迷宫就没有设置出口。”
“是说叫我不要老是只想着失去吗?我现在很可能会因为生了孩子而失去青春、健康、职场、同事、朋友等社会人脉,还有我的人生规划、未来梦想等种种,所以才会一直只看见自己失去的东西,但是你呢?你会失去什么?”

金智英面对外人,只有内心小剧场,她在外被叫“妈虫”时,只能失魂落魄地躲回家,可是有一点“窝里横”的倾向,这点也是很贴近生活,我们都比较容易对外人忍耐,对最亲近的人发火。
她质问老公究竟会失去什么,和她相比,他失去的那点自由时间,算得了什么?可是真正的公平该怎么达到呢?金智英没有答案。她的心理医生也没有答案。


心理医生是一位男性,如果不是遇到金智英这个特殊病案,他也从没想过性别不平等与女性的牺牲究竟带来了什么,他想起自己高学历的老婆解小学数学题,只因为那是她唯一一件可以按照自己意志做的事。他想体谅,却不知如何帮助,如同最后女助手怀孕离职,他暗暗下定决心下一个要找未婚单身的。
心理医生意识到问题所在,却无法从自身做起去改变,他的意识究竟抵不过利益的驱使,性别平等是否会给他带来好处吗?没有,这才是关键所在。难道他要等着怀孕员工生完孩子回来就职吗?
性别平等难以实现的症结之一,其实是利益难以权衡的问题。“82年生的金智英们”不是唯一的牺牲者,“92年”、“02年”,直到现在,我们还是在讲“平等”,就说明,真正的“平等”还很遥远,“金智英们”痊愈的机会又能有多大呢?

猜您喜欢